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夜! 你是那麼漆黑, 下著點點細雨, 邁著腳步, 走在校園一角, 打濕了衣裳, 打濕了心房, 細雨啊,細雨! 你真好, 為我彈奏一曲。 漫步著! 一個白鬚老頭, 線還沒牽好, 細雨的黑夜! 也有流星劃過, 我在等待著, 等待著流星, 等待著明天, 等待太陽升起。

| 4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冬日午後,陽光暖暖地鋪陳開來。 母親說,趁著晴好,要去理個發。自回到小鎮後,我已經好沒出過門了。於是,放下書,陪母親一道去。一路行來,走走停停。母親不時和鄰居們打著招呼。 “這是你趙姨。”對面,走來一位衣著乾淨、個子矮小的老婦人,母親忙給我介紹。 趙姨?這就是小時候,常給我們縫製衣裳的趙姨?趙姨是從外地嫁來的,跟母親相處得姊妹一般。趙姨年輕時很漂亮,細眉細眼,聲音也極細柔。她家有一台縫紉機,心靈手巧的趙姨做的衣服非常好看,遠近聞名。記得小學四年級暑假,母親買了一塊碎花布,讓趙姨給我做了一條漂亮的連衣裙。穿上連衣裙的我,臭美了一個夏天。 我喊了聲“趙姨”,微笑著打量面前這個清瘦的婦人,面容滄桑,頭髮飛霜,哪兒還有一絲當年的痕跡啊。再看看母親,竟也同趙姨一般蒼老了。在我的記憶裡,母親一直都那麼年輕,那麼美麗。曾幾何時,母親也老了啊。 我的眼裡,似有水汽瀰漫。 “小英理髮店”到了,母親常在這兒理髮。母親的一個老姐妹的女兒開的。 還有3個人才輪到母親理髮。母親跟她的老姐妹嘮著嗑。陪母親坐了一小會兒,我起身出去走走。 隔了幾個店舖,是一家彈棉花的。棉花平平地鋪在竹簾上,兩個中年男女戴著大大的口罩,掩了耳鼻,身上背著兩米多長的弓,將弓弦壓平,和棉花接觸,用棒槌敲打弓弦,一上一下地彈著。雪白的棉花輕輕飛舞,“咚咚嗡嗡”的聲音如琴聲般悠揚悅耳。 耳畔,隱隱傳來了童年時聽到的歌謠:“彈棉花啊彈棉花,半斤彈成八兩八喲,舊棉花彈成了新棉花喲。彈好了棉被,那個姑娘要出嫁……” 繼續前行。我獨自在老街巷裡緩緩地走著,傾聽著古鎮裡沉靜、安詳的氣息。 經歷了那場“5.12”特大地震後,這座千年古鎮已開始慢慢向鎮外發展。但鎮裡老街上,除了損毀的地方,大多還是保持著原來的風貌。 街道兩旁種著梧桐樹,葉子落光,褐色的枝條上有一個個凸起的小點,彷彿春意開始萌動。西斜的陽光透過縱橫交錯的枝椏投射到地面上,光影迷離。街道不寬,灰白的路面斑斑駁駁。地上散落著嫣紅的鞭炮紙屑,細細密密,似花瓣鋪了一地,美得驚艷,不忍踏之。 一間緊挨著一間的店舖,狹長而幽深,光線陰暗。年代久遠的鋪板門油漆剝落,被歲月侵蝕成暗黃,蟲眼密佈,輕輕一碰,似有木渣簌簌地掉落。門上墨跡簇新的對聯,鮮紅的燈籠,喜慶而祥和。 小鎮不大,穿過回民聚居的半邊街,走過我曾就讀的學校,不一會就走到了上場的三支角。因為已近黃昏,賣菜壩子裡沒了早晨的喧囂、熙攘,冷冷清清的。中央,“況繼勳烈士紀念碑”寂寂的矗立著。石碑風化嚴重,上面字跡已模糊不清。陽光斜斜照著石碑,碑影被拉得老長老長,如同一個孤單而年邁的老人。小時聽父親說,這座小鎮解放時,犧牲了一位戰士,便立了一座碑在這裡。 正月裡沒什麼生意,三支角周圍的店舖都早早的關了門,原先生意興隆的“陳花椒干雜店”搬到了熱鬧的孝齊路口。邊上,啞巴夫妻的餛飩攤,不再是以前那簡陋的街邊小攤了,已經有了一間20多平米的店舖。依然乾淨整潔。此刻,店裡人不多,啞巴夫妻坐在門口,打著手勢比劃著什麼,悠閒安然,情意充沛。不知夫妻倆那兩個漂亮勤快的女兒現在怎麼樣了,也該出嫁了吧? 餛飩店對面,那家國營老理髮店還在。店內,幾把油漆幾乎落盡的老式椅子沉沉穩穩地擺放著,石灰粉刷的老磚牆,牆皮一塊一塊地往下掉。牆上,掛著幾面長方形的老鏡子,上面那大紅大綠的喜鵲枝頭叫喳喳的圖案已模糊了。鏡面也灰濛濛的。 靠裡的椅子上坐著一位老者,頭髮花白。同樣是兩鬢斑白的老理髮師,繫著污漬斑斑的圍裙,用油乎乎的推子在老者的頭上忙活著。神情那麼專注,動作那麼細緻,彷彿一位畫家,在雕刻一件精美的藝術品,又彷彿一位作家,在抒寫一篇優美的散文,一首深情的詩歌。 淺黃的陽光緩緩地照射進來,洇染在兩位老人身上,細碎、溫暖。一幅靜謐而凝重的油畫啊!讓人想起了賈樟柯的電影。 巷子口右邊,楊二嫂米粉店已經不在了。因為那場地震,這一片損毀嚴重,正在重建。巷口左邊,庭院深深的王氏家族老宅只剩下臨街的這間王家藥鋪了,其他都搬到了鎮外新建的房屋了。 走進藥鋪,兩鬢斑白,戴著副老花眼鏡的王大先生,端坐在深色的條桌後,正在給一個患者把脈。見有人進來,抬眼一望:“姑娘,你回四川過年來了?” 我面露疑慮,很是驚異,先生怎麼認識我呢? “去年春節,你感冒了,來這裡瞧過病啊。”王大先生微微一笑。 時隔一年,先生居然還記得,記性真好啊! 旁邊櫃檯裡,一中年婦人,一手持小秤、藥方,一手嫻熟地拉開那些裝藥的抽屜抓著藥。 “我認識你。你以前在巷子裡的學校教書。” 婦人一邊抓藥、稱藥,一邊對我說。 我點點頭,甚是欣喜。 多年來,我都以為自己是一個被故鄉遺棄的孩子。在異鄉,始終學不會本地話,別人一聽,就知道我是外地人。回到故鄉,滄海桑田,物是人非。雖然這裡是我的故鄉,但我已只是這座小鎮的過客。在多年前我選擇離開時,我就被她拋棄了。 走在故鄉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我常常是那樣的孤獨,迷茫。心裡空蕩蕩的,似乎迷失了自己。 此時此刻,我才知道,故鄉並沒有拋棄我,她一直在等著我回家啊……

| 23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晚上,從辦公室回到教工宿舍樓自己的小窩,已近十點。 開門,看到的是愛人的笑臉:“回來啦?”愛人正在邊看電視邊做著健身。 “嗯。回來了。”心裡有些愧疚,好多的晚上,不管有沒有自己的晚課,都沒老實地呆在家裡,總是往教室或辦公室跑,感覺自己似乎有點冷落愛人了。 愛人站到窗前,說:“月光真靚,下去走走才好呢。” “可是,我還沒洗澡啊。”我著急地說,唯恐愛人這就下樓去。 “洗個澡能要多少時間,我等你!去吧。”愛人坐回沙發上,看著電視,等我。 …… 帶著浴後的舒爽,輕挽著愛人的手,緩緩漫步在校園裡。 十點十幾分之後的校園,一片寧靜。高一和高二年級的同學,已進入晚休。只有高三的那一幢教學樓,還亮著燈光——高三年級的教室,十點半下晚自習,十點五十分才熄燈。 淡淡的月光,灑在地上,灑在我們的身上。 喁喁的細語,訴說著生活的溫馨,人生的美妙。 微微的秋風,送來陣陣桂花的香,還有深秋的涼。 慢慢地走在足球場上,腳下,是軟綿綿的草;身旁,是親愛的你。 你看,天空上,月亮的旁邊,有一顆特別閃亮的星星。 星星伴著月亮,月亮伴著星星,就像,你伴著我,我伴著你。 …… 很想,很想,繼續,月光下的散步。很想,很想,聆聽,愛人間的暱語。 可是,學生下課了。只好,和愛人說:“你先回去吧,我還去學生宿舍看看,一會兒我就回去。” 愛人贊許我的盡職。向著相反的方向,他歸家,我去學生樓。雖背道而馳,心的方向,卻是一致。 輕鬆的心情,猶如月光般的柔軟。

| 7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一九七七年的秋天和兩個少年有關。在那個天空明亮的日子裡,他們乘坐一輛嘎吱作響的公共汽車,去四十里以外的某個地方。車票是男孩買的,女孩一直躲在車站外的一根水泥電線桿後。在她的四周飄揚著落葉和塵土,水泥電線桿發出的嗡嗡聲覆蓋著周圍錯綜複雜的聲響,女孩此刻的心情像一頁課文一樣單調,她偷偷望著車站敞開的小門,她的目光平靜如水。然後男孩從車站走了出來,他的臉色蒼白而又憔悴。他知道女孩躲在何處,但他沒有看她。他往那座橋的方向走了過去,他在走過去時十分緊張地左顧右盼。不久之後他走到了橋上,他心神不安地站住了腳,然後才朝那邊的女孩望了一眼。他看到女孩此刻正看著自己,他便狠狠地盯了她一眼,可她依舊看著他。他非常生氣地轉過臉去。在此後的一段時間裡,他一直站在橋上,他一直沒有看她。但他總覺得她始終都在看著自己,這個想法使他驚慌失措。後來他確定四周沒有熟人,才朝她走去。他走過去時的膽戰心驚,她絲毫不覺。她看到這個白皙的少年在陽光裡走來時十分動人。她內心微微有些激動,因此她臉上露出了笑容。然而他走到她身旁後卻對她的笑容表示了憤怒,他低聲說:“這種時候你還能笑?” 她的美麗微笑還未成長便被他摧殘了。她有些緊張地望著他,因為他的神色有些凶狠。這種凶狠此刻還在繼續下去,他說:“我說過多少次,你不要看我,你要裝著不認識我。你為什麼看我?真討厭。”她沒有絲毫反抗的表示,只是將目光從他臉上無聲地移開。她看著地上一片枯黃的樹葉,聽著他從牙縫裡出來的聲音。他告訴她:“上車以後你先找到座位坐下,如果沒有熟人,我就坐到你身旁。如果有熟人,我就站在車門旁。記住,我們互相不要說話。”他將車票遞了過去,她拿住後他就走開了。他沒有走向候車室,而是走向那座橋。 這個女孩在十多年之後接近三十歲的時候,就坐在我的對面。我們一起坐在一間黃昏的屋子裡,那是我們的寓所。我們的窗簾垂掛在兩端,落日的餘輝在窗台上飄浮。她坐在窗前的一把椅子裡,正在織一條天藍色的圍巾。此刻圍巾的長度已經超過了她的身高,可她還在往下織。坐在她對面的我,曾在一九七七年的秋天與她一起去那個四十里以外的地方。我們在五歲的時候就相互認識,這種認識經過長途跋涉以後,導致了婚姻的出現。我們的第一次性生活是在我們十六歲行將結束時完成的。她第一次懷孕也是在那時候。她此刻坐在窗前的姿勢已經重複了五年,因此我看著她的目光怎麼還會有激情?多年來,她總是在我眼前晃來晃去,這種晃來晃去使我沮喪無比。我的最大錯誤就是在結婚的前一夜,沒有及時意識到她一生都將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所以我的生活才變得越來越陳舊。現在她在織著圍巾的時候,我手裡正拿著作家洪峰的一封信。洪峰的美妙經歷感動了我,我覺得自己沒有理由將這種舊報紙似的生活繼續下去。 因此我像她重複的坐姿一樣重複著現在的話,我不斷向她指明的,是青梅竹馬的可怕。我一次又一次地問她: “難道你不覺得我太熟悉了嗎?” 但她始終以一種迷茫的神色望著我。 我繼續說:“我們從五歲的時候就認識了,二十多年後我們居然還在一起。我們誰還能指望對方來改變自己呢?” 她總是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一些慌亂。 “你對我來說,早已如一張貼在牆上的白紙一樣一覽無餘。而我對於你,不也同樣如此?” 我看到她眼淚流下來時顯得有些愚蠢。 我仍然往下說:“我們唯一可做的事只剩下回憶過去。可是過多的回憶,使我們的過去像每日的早餐那樣,總在預料之中。”我們的第一次性生活是我們十六歲行將結束時完成的。在那個沒有月光的夜晚,我們在學校操場中央的草地上,我們顫抖不已地擁抱在一起,是因為我們膽戰心驚。不遠的那條小路上,有拿著手電走過的人,他們的說話聲在夜空裡像匕首一樣鋒利,好幾次都差點使我倉皇而逃。只是因為我被她緊緊抱住,才使我現在回憶當初的情景時,沒有明顯地看到自己的狼狽。 我一想到那個夜晚就會感受到草地上露珠的潮濕。當我的手侵入她的衣服時,她熱烈的體溫使我不停地打寒戰。我的手在她的腹部往下進入,我開始感受到如草地一樣的潮濕了。起先我什麼都不想幹,我覺得撫摸一下就足夠了。可是後來我非常想看一眼,我很想知道那地方是怎麼回事。但是在那個沒有月光的夜晚,我湊過去聞到的只是一股平淡的氣味。在那個黑乎乎潮濕的地方所散發的氣味,是我以前從未聞到過的氣味。然而這種氣味並未像我以前想像的那麼激動人心。儘管如此,在不久之後我還是幹了那樁事。慾望的一往無前差點毀了我,在此後很多的日子裡,我設計了多種自殺與逃亡的方案。在她越來越像孕婦的時候,我接近崩潰的絕望使我對當初只有幾分鐘天旋地轉般的快樂痛恨無比。在一九七七年秋天的那一日,我與她一起前往四十里以外的那個地方,我希望那家坐落在馬路旁的醫院能夠證實一切都是一場虛驚。她面臨困難所表現出來的緊張,並未像我那樣來勢兇猛。當我提出應該去醫院檢查一下時,她馬上想起那個四十里以外的地方。她當時表現的冷靜與理智使我暗暗有些吃驚。她提出的這個地方向我暗示了一種起碼的安全,這樣將會沒人知道我們所進行的這次神秘的檢查。可是她隨後頗有激情地提起五年前她曾去過那個地方,她對那個地方街道的描述,以及泊在海邊退役的海輪的抒情,使我十分生氣。我告訴她我們準備前往並不是為了遊玩,而是一次要命的檢查。這次檢查關係到我們是否還能活下去。我告訴她這次檢查的結果若證實她確已懷孕,那麼我們將被學校開除,將被各自的父母驅出家門。有關我們的傳聞將像街上的灰塵一樣經久不息。我們最後只能:“自殺。”她只有在這個時候才顯得驚慌失措。幾年以後她告訴我,我當時的臉色十分恐怖。我當時對我們的結局的設計,顯然使她大吃一驚。可是她即便在驚慌失措的時候也從不真正絕望。她認為起碼是她的父母不會把她驅出家庭,但她承認她的父母會懲罰她。她安慰我:“懲罰比自殺好。”那天我是最後一個上車的,我從後面看著她上車,她不停地向我回身張望。我讓她不要看我,反覆提醒在她那裡始終是一頁白紙。我上車的時候汽車已經發動起來。我沒有立刻走向我的座位,而是站在門旁。我的目光在車內所有的臉上轉來轉去,我看到起碼有二十張曾經見過的臉。因此我無法走向自己的座位,我只能站在這輛已經行駛的汽車裡。我看著那條破爛不堪的公路怎樣捉弄著我們的汽車。我感到自己像是被裝在瓶子裡,然後被人不停地搖晃。後來我聽到她在叫我的聲音,她的聲音使我驀然產生無比的恐懼。我因為她的不懂事而極為憤怒,我沒有答理。我希望她因此終止那種叫聲,可是她那種令人討厭的叫聲卻不停地重複著。我只能轉過頭去,我知道自己此刻的臉色像路旁的雜草一樣青得可怕。然而她臉上卻洋溢著天真爛漫的笑容,她佯裝吃驚的樣子表示了她與我是意外相遇。然後她邀請我坐在她身旁的空座位上。我只能走過去。我在她身旁坐下以後感到她的身體有意緊挨著我。她說了很多話,可我一句都沒有聽進去,我為了掩飾只能不停地點頭。 這一切使我心煩意亂。那時候她偷偷捏住了我的手指,我立刻甩開她的手。在這種時候她居然還會這樣,真要把我氣瘋過去。此刻她才重視我的憤怒,她不再說話,自然也不會伸過手來。她似乎十分委屈地轉過臉去,望著車外蕭殺的景色。然而她的安靜並未保持多久,在汽車一次劇烈的震顫後,她突然哧哧笑了起來。接著湊近我偷偷說:“腹內的小孩震出來了。” 她的玩笑只能加劇我的氣憤,因此我湊近她咬牙切齒地低聲說:“閉上你的嘴。”後來我看到了幾艘泊在海邊的輪船,有兩艘已被拆得慘不忍睹,只有一艘暫且完整無損。有幾隻灰色的鳥在海邊水草上盤旋。汽車在駛入車站大約幾分鐘以後,兩個少年從車站出口處走了出來。那時候一輛卡車從他們身旁駛過,揚起的灰塵將他們的身體塗改了一下。 男孩此刻鐵青著臉,他一聲不吭地往前走。女孩似乎有些害怕地跟在他身後,她不時偷偷看他側面的臉色。男孩在走到一條胡同口時,沒有走向醫院的方向,而是走入了胡同。女孩也走了進去。男孩一直走到胡同的中央才站住腳,女孩也站住了腳。他們共同看著一個中年的女人走來,又看著她走出胡同。然後男孩低聲吼了起來: “你為什麼叫我?” 女孩委屈地看著他,然後才說: “我怕你站著太累。”男孩繼續吼道:“我說過多少次了,你別看我。可你總看我,而且還叫我的名字,用手捏我。”這時有兩個男人從胡同口走來,男孩不再說話,女孩也沒有辯解。那兩個男人從他們身邊走過時,興趣十足地看了他們一眼。兩個男人走過去以後,男孩就往胡同口走去了,女孩遲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他們默不作聲地走在通往醫院的大街上。男孩此刻不再怒氣沖沖,在醫院越來越接近的時候,他顯得越來越憂心忡忡。他轉過臉去看著身旁的女孩,女孩的雙眼正望著前方。從她有些迷茫的眼神裡,他感到醫院就在前面。 然後他們來到了醫院的門廳,掛號處空空蕩蕩。男孩此刻突然膽怯起來,他不由走出門廳,站在外面。他這時突然害怕地感到自己會被人抓住,他沒有絲毫勇氣進入眼下的冒險。當女孩也走出門廳時,他找到了掩蓋自己膽怯的理由,他要讓女孩獨自去冒險,而自己則隨時準備逃之夭夭。他告訴她:他繼續陪著她實在太危險,別人一眼就會看出這兩個少年幹了什麼壞事。他讓她: “你一個人去吧。”她沒有表示異議,點了點頭後就走了進去。他看著她走到掛號處的窗前,她從口袋裡掏出錢來時沒有顯出一絲緊張。他聽到她告訴裡面的人她叫什麼名字,她二十歲。名字是假的,年齡也是假的。這些他事先並未設計好。然後他聽到她說:“婦科。”這兩個字使他不寒而慄,他感到她的聲音有些疲倦。接著她離開窗口轉身看了他一眼,隨後走上樓梯。她手裡拿著的病歷在上樓時搖搖晃晃。 男孩一直看著她的身影在樓梯上消失,然後才將目光移開。他感到心情越來越沉重,呼吸也困難起來。他望著大街上的目光在此刻雜亂無章。他在那裡站了好長一段時間,那個樓梯總有人下來,可是她一直沒有下來。他不由害怕起來,他感到自己所幹的事已在這個樓上被揭發。這個想法變得越來越真實,因此他也越發緊張。他決定逃離這個地方,於是便往大街對面走去,他在橫穿大街時顯得喪魂落魄。他來到街對面後,沒有停留,而是立刻鑽入一家商店。 那是一家雜貨店,一個醜陋不堪的年輕女子站在櫃檯內一副無所事事的模樣。另一邊有兩個男人在拉玻璃,他便走到近旁看著他們。同時不時地往街對面的醫院望上一眼。那是一塊青 色的玻璃,兩個男人都在抽煙,因此玻璃上有幾堆小小的煙灰。兩個男人那種沒有心事的無聊模樣,使他更為沉重。他看著鑽石在玻璃上劃過時出現一道白痕,那聲音彷彿破裂似的來迴響著。不久後女孩出現在街對面,她站在一棵梧桐樹旁有些不知所措地在尋找男孩。男孩透過商店佈滿灰塵的窗玻璃看到了她。他看到女孩身後並未站著可疑的人,於是立刻走出商店。他在穿越街道時,她便看到了他。待他走到近旁,她向他苦笑一下,低聲說:“有了。”男孩像一棵樹一樣半晌沒有動彈,僅有的一絲希望在此刻徹底破滅了。他望著眼前愁眉不展的女孩說: “怎麼辦呢?”女孩輕聲說:“我不知道。” 男孩繼續說:“怎麼辦呢? 女孩安慰他:“別去想這些了,我們去那些商店看看吧。” 男孩搖搖頭,說:“我不想去。” 女孩不再說話,她看著大街上來回的車輛,幾個行人過來時發出嘻嘻笑聲。他們過去以後,女孩再次說: “去商店看看吧。”男孩還是說:“我不想去。” 他們一直站在那裡,很久以後男孩才有氣無力地說:“我們回去吧。”女孩點點頭。然後他們往回走去。走不多遠,在一家商店前,女孩站住了腳,她拉住男孩的衣袖,說道: “我們進去看看吧。”男孩遲疑了一會兒就和她一起走入商店。他們在一條白色的學生裙前站了很久,女孩一直看著這條裙子,她告訴男孩:“我很喜歡這條裙子。” 女孩的嗓音在十六歲時已經固定下來。在此後的十多年裡,她的聲音幾乎每日都要在我的耳邊盤旋。這種過於熟悉的聲音,已將我的激情清掃。因此在此刻的黃昏裡,我看著坐在對面的妻子,只會感到越來越疲倦。她還在織著那條天藍色的圍巾。她的臉依然還是過去的臉。只是此刻的臉已失去昔日的彈性。她臉上的皺紋是在我的目光下成長起來的,我熟悉它們猶如熟悉自己的手掌。現在她開始注意我的話了。 “在你還沒有說話的時候,我就知道你要說什麼;在每天中午十一點半和傍晚五點的時候,我知道你要回家了。我可以在一百個女人的腳步聲裡,聽出你的聲音。而我對你來說,不也同樣如此?”她停止了織毛衣的動作,她開始認真地望著我。 我繼續說:“因此我們互相都不可能使對方感到驚喜。我們最多只能給對方一點高興,而這種高興在大街上到處都有。”這時她開口說話了,她說: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是嗎?”我不知道該如何對付她這句話。所以我只能這麼說。她又說:“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我看到她的眼淚流了出來。 她說:“你是想把我一腳踢開。” 我沒有否認,而是說:“這話多難聽。” 她又重複道:“你想把我一腳踢開。”她的眼淚在繼續流。 “這話太難聽了。”我說。然後我建議道: “讓我們共同來回憶一下往事吧。” “是最後一次嗎?”她問。 我迴避她的問話,繼續說:“我們的回憶從什麼時候開始呢?”“是最後一次吧?”她仍然這樣問。 “從一九七七年的秋天開始吧。”我說,“我們坐上那輛嘎吱作響的汽車,去四十里以外的那個地方,去檢查你是否已經懷孕。那個時候我可真是喪魂落魄。” “你沒有喪魂落魄。”她說。 “你不用安慰我,我確實喪魂落魄了。” “不,你沒有喪魂落魄。”她再次這樣說,“我從認識你到現在,你只有一次喪魂落魄。” 我問:“什麼時候?”“現在。”她回答。

| 2 May, 2012 | 一般 | (2 Reads)
我常常喜歡在安靜的深夜裡, 讓思維穿越曾經流逝的回憶中, 去尋找過去美麗而別緻的場景, 用我的真誠, 讓熱情流淌在心靈, 我會用最簡單的文字語辭去表達, 我會執著的用我的心, 用我的筆,在這深潛時空的軌跡中行走, 留下某一些印記, 哪怕是一瞬間,只剩下流逝, 那才是更接近我生命的本質。 有一年的春天, 在一個溫暖的星期六下午, 銅牛與一群同學正在香港的中文大學裡的校園裡,籌辦當天晚上一年一度的舞會, 在憩息間, 我和一位老同學並坐在校園裡一個青草小山坡上在聊天。 那天微風日麗, 溫暖的陽光, 吸引園裡許多訪客和學生都出來曬曬太陽, 整個校園庭院裡都擠滿了人, 和朋赤著腳坐在剛灑完水而濕潤的青草地上, 聆聽不遠處一群音樂系的學生在吹奏一些浪漫優雅的音樂, 隨著旋律人們互動起來, 看到人群慢慢圍成一圈,身體泛起種種不同而又美妙的律動。 突然, 發覺他們的臉部表情非常開朗明亮, 部份人優悠舒閒, 人人都穿著休閒的舊衣服, 赤著腳, 或躺,或坐在青草地上的那份隨便和安逸, 大家都在一心一意的享受著陽光, 享受這片刻的逍遙自在。 剎那間, 我有一種感悟, 原來這就是人生裡最值得去欣賞的片刻。 看著人群的熱鬧氣氛, 我們在聊起初中唸書時, 有一天雙雙逃了課, 跑去公園玩耍遊蕩捉迷藏去, 可最後不得不硬著頭皮去見教務處的主任_____這一瞬間,跟朋友有個默契的微笑, 讓我們又想起高中華業前一起在追求的校花, 天啊! 那位美麗的姑娘。 惹得我哥們倆, 天天心情美美的, 為了她! 我倆還互相”鉤指上吊_百年不變”, 耒個君子的協定, 看看誰能先爭取到校花的芳心, 我們到現在還納悶! 嘻嘻甚麼我們這兩個當年在學校是音樂, 運動, 舞蹈"一級棒"的師哥, 竟然全都落選了。 我慶幸還有與這位朋友有這樣的情誼的時候, 就要盡情享受, 即使這樣的朋友一年只聚一次, 也該盡情享受彼此之間的友誼。 有時想想, 許多人不常為了過去己經擁有善良的, 高興的, 以及摯愛的種種情誼而慶幸, 反而卻浪費了許多時間, 為了現在所失去的而難過, 所以往往不能好好地去欣賞既有的片刻人生, 只是沉緬在悲痛之中。 其實, 我們可以任意去選擇自己的生活型態, 我們可以揀選滿懷心事, 滿是悔恨的生活, 又或者採取一種實實在在的生活方式, 碰到傷心痛苦的事, 有時雖然也會懊惱後悔, 但基本上還是採取積極的方式, 心靈正確的方向, 都集中在好的一面, 這才是真正健康的心態。 在現今的社會創新的生活中, “往事己矣” 的精神非常重要, 假如我們把屬於過去所有生活上的壞情緒包袱, 緊揪住不放下, 那就更不能欣賞和享受到這片刻逍遙的人生了。 文章來源:主持人王寧的部落格 |翟凌 | 凱利女性健康咨詢的BLOG |作家趙凝工作室 | 北京動動鞋子兒童劇團 |陳浩 | HamptonRoads -- Journal: Marijo, Navy Spouse |about……久久妹妹 | 胡戈 工作室 |★魔女克洛蒂的神秘地帶★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五億年前一片水,只今惟有月微明。 ——題記 去年遊玩坐落在河南省修武縣的雲台山時,我深切的體會到了所謂的滄海桑田的巨變。至今想起,仍感歎不已。 雲台山以山稱奇,整個景區奇峰秀嶺連綿不斷;雲台山以水叫絕,“三步一泉,五步一瀑,十步一潭”。遊客眾多,且路徑通幽,不甚寬闊。我們只得走馬觀花難以逗留。後來走到了一處開闊地,很多遊客都在這裡休息,並隨便吃些自己帶的食物以當午飯。 我們也停留此處,休息片刻之後,看到前面不遠處有巨石如盤,就過去拍照。在這裡拍照的人不少,只能排隊等候。我也就有了時間觀察這塊巨石。巨石如小山,上面還有小樹雜草,石壁側面一處很平,好像被刀豎著劈下一塊,上面有些文字。 石壁上都刻了些什麼,我已經記不清了。大概當時看到第一句的時候,就震驚得忘記了後面的內容。開頭是這樣寫的:五億年前,這裡還是一片汪洋大海。 就像一位富翁說的,錢財達到了一定數量後,再增加的,也僅僅是數字的積累。五億年有多久,我似乎沒有了概念,正如爺爺講故事的時候,總喜歡說很久很久以前…… 再次環顧四周,兩側均為穩重巍峨的高山,而前後目光所及之處,皆是山石林立,雖然一路山泉潭水不斷,但是怎麼也想像不到,遠古時期,這裡竟然是宇宙洪荒,蒼茫無際的大海。 後來我們隨著導遊去看雲台山的大瀑布,據介紹,此瀑布落差310多米,是中國目前發現的落差最大的瀑布。然而到了瀑布前,我們都大為失望,因為歷經天長日久的變化,大瀑布早已枯竭。就像一張飽受歲月摧殘的臉,溝壑縱橫,再也擠不出半滴老淚。 後來經導遊介紹說:雲台山在元古時代乃是一片汪洋,隨著世紀的流逝,地殼的變動,逐漸升起抬高形成平原。在十幾億年前造山運動時期(奧陶紀和震旦紀),地貌景觀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燕山期,北部上升,形成高山,南部下降,形成平原。在喜瑪拉雅造山運動影響下,又使山區激劇上升,河流迅速下切,形成又深又陡的峽谷。其後,地表、地下水沿裂隙對岩石進行溶蝕,再加上其它風化營力的影響,就造成如今的山、石形態。 人類之渺小,生命之苦短。不言自喻。 較之於人類而言,這種變化無疑是巨大的難以想像的。但之於地球本身的歷史,又算不得什麼。我們於夜空中看到的玉百合似的點點繁星,更是千百億光年的距離。也就是說,那些星體的光芒,以光的速度在傳播了千百億年之後,才被我們在地球上看到。就空間而言,地球只是太陽的130萬分之一大小。更不要說太陽系,銀河系,甚至整個宇宙了。 相對而言,雲台山的滄海桑田,變成了滄海一粟。微不足道。 再回到我們渺小的人類。之於個人而言,我們每個人都是雲台山。考上大學,結婚生子,親友離世等等,都是我們生活中重大的轉折點,都決定了你只為你的不同。從這點來說,這些事情都是我們的滄海桑田,都是我們的五億年。 學過哲學的都知道,變化是絕對的,靜止是相對的。俗話說:“計劃趕不上變化”。我們無時無刻不在接受著各種各樣的變化。一切都在不斷的變化中,尤其是生活節奏越來越快的今天。各種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可能發生在你的周圍或者是你的身上,生活充滿了未知與挑戰。 很多時候,因為種種大小突然事件並不在我們的預期範圍之內,往往讓我們措手不及,疲於應付。所以更多時候,我們都不喜歡變化,對於突如其來的陌生,總顯得驚慌失措。即使是好的變化,哪怕是突然中了巨獎,也可以使我們樂極生悲。 趙本上演的一部小品。裡面他飾演一位醫生,給一個得了大獎,但是心理的承受能力有限,一時無法接受的人治療。治療好了之後,作為回報,得主要分一半給他。趙本山飾演的醫生一聽,激動得當即也犯病。 斯賓塞·約翰遜博士風靡全球的暢銷書《誰動了我的奶酪》,生動的闡述了“變是唯一的不變”這一生活真諦,他用童話的方式告訴大家該如何面對時時都可能出現的壞的變壞。既定的生活狀態被改變,或者好的事物被改變等等,就像小老鼠最喜愛的奶酪被拿走一樣,我們要學著接受並隨之改變。這本書裡很多堪稱箴言的語句激勵著我們勇敢的面對諸多改變,都值得我們認真揣摩學習: 1、變化總是在發生:他們只是不斷地拿走你的奶酪。 2、預見變化:隨時做好奶酪被拿走的準備。 3、追蹤變化:經常聞一聞你的奶酪,以便知道他們什麼時候開始變質。 4、盡快適應變化:越早放棄舊的奶酪,你就會越早享用到新的奶酪。 5、改變:隨著奶酪的變化而變化,並享受變化。 6、享受變化:嘗試冒險,去享受新奶酪的美味! 7、做好迅速變化的準備,不斷地去享受變化:記住——他們仍會不斷地拿走你的奶酪。 這種關於“變化”獨到與偉大的見解不僅僅只斯賓塞·約翰遜博士一人。在我國,三十年代初就有一位大才女,甚至提出要“愛”這“偉大的變幻”。 建築學家和作家林徽因,她的詩歌頗少。所以前幾天我在書店買書時見到了她的詩集《誰愛這不息的變幻》就買了下來。翻開詩集,第一首詩就是這本詩集的名字: 《誰愛這不息的變幻》 誰愛這不息的變幻,她的行徑? 催一陣急雨,抹一天雲霞,月亮, 星光,日影,在在都是她的花樣。 更不容峰巒與江海偷一刻安定。 驕傲的,她奉著那荒唐的使命: 看花放蕊樹凋零,嬌娃做了娘; 叫河流凝成冰雪,天地變了相; 都市喧嘩,再寂成廣漠的夜靜! 雖說千萬年在她掌握中操縱, 她不曾遺忘一絲毫發的卑微。 難怪她笑永恆是人們造的謊, 來撫慰戀愛的消失,死亡的痛。 但誰又能參透這幻化的輪迴, 誰又能大膽的愛過這偉大的變幻? 看過之後,我就很激動的告訴之前與我一起討論林徽因的一個朋友: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徐志摩與嬌妻離婚而追林徽因,也懂得了大哲學家、邏輯學家金岳霖奈何終生不娶,守候在林徽因身邊,為什麼著名學者梁啟超願意選她做兒媳。 朋友也想不明白林徽因到底好在哪裡,讓那麼多大家著迷。我說,我自己就寫過一千多首詩,審核過近萬首,更看過很多名家的作品,但是這還是第一次見到一首詩歌,讓我如此喜愛它所表達的情感與思想,讓我立刻愛上了這位詩人。 愛人的叛離,親人的遺棄,生意場與官場的失意……種種滄桑巨變,令人苦不堪言。人們戰戰兢兢,步步為營的前行。變化在即,或一籌莫展,或悔恨不迭,或恐怖不安,或噤若寒蟬,或落荒而逃,勇敢面對者有幾?敢於承擔者有幾?順應變化的又有幾人?更無需問“誰又能大膽的愛過這偉大的變幻?” 把這種變幻稱之為“偉大”,並用極大的熱情擁抱它,愛它。這又需要多大的勇氣,多寬廣的胸襟,又需要一雙怎樣參透世事的雙眼,一顆多麼熾熱飽含激情的靈魂。 這也讓我想起了一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在頒獎典禮上說的話,從理性的角度,以我的學識來看這個世界,我是悲觀的,但是我依然熱情的去生活,去做。 這也有點像我們說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味道。 如果無力去改變什麼,還不如坦然的去接受。“任憑風浪起,冷眼向汪洋”。當然,這裡還高出了一個層次,不再是“冷眼”,而是以極大的熱情去擁抱時而溫順平靜,時而波濤洶湧的汪洋大海。 這才是真正的樂觀者,才是真正懂得生活,才是真正懂得享受人生的智者。 文章來源:大千絮語 |【 香北時尚筆記 】 | 鄭楚蓉 蝶變傾城 |【自得其樂】 | 七彩雲南旅遊部落格 |ASHES OF ALL | 天使之光:鹿群大夫的部落格 |The sky is perhaps sunny | 陪你笑到地老天荒 |Monitorblog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我常常喜歡在安靜的深夜裡, 讓思維穿越曾經流逝的回憶中, 去尋找過去美麗而別緻的場景, 用我的真誠, 讓熱情流淌在心靈, 我會用最簡單的文字語辭去表達, 我會執著的用我的心, 用我的筆,在這深潛時空的軌跡中行走, 留下某一些印記, 哪怕是一瞬間,只剩下流逝, 那才是更接近我生命的本質。 有一年的春天, 在一個溫暖的星期六下午, 銅牛與一群同學正在香港的中文大學裡的校園裡,籌辦當天晚上一年一度的舞會, 在憩息間, 我和一位老同學並坐在校園裡一個青草小山坡上在聊天。 那天微風日麗, 溫暖的陽光, 吸引園裡許多訪客和學生都出來曬曬太陽, 整個校園庭院裡都擠滿了人, 和朋赤著腳坐在剛灑完水而濕潤的青草地上, 聆聽不遠處一群音樂系的學生在吹奏一些浪漫優雅的音樂, 隨著旋律人們互動起來, 看到人群慢慢圍成一圈,身體泛起種種不同而又美妙的律動。 突然, 發覺他們的臉部表情非常開朗明亮, 部份人優悠舒閒, 人人都穿著休閒的舊衣服, 赤著腳, 或躺,或坐在青草地上的那份隨便和安逸, 大家都在一心一意的享受著陽光, 享受這片刻的逍遙自在。 剎那間, 我有一種感悟, 原來這就是人生裡最值得去欣賞的片刻。 看著人群的熱鬧氣氛, 我們在聊起初中唸書時, 有一天雙雙逃了課, 跑去公園玩耍遊蕩捉迷藏去, 可最後不得不硬著頭皮去見教務處的主任_____這一瞬間,跟朋友有個默契的微笑, 讓我們又想起高中華業前一起在追求的校花, 天啊! 那位美麗的姑娘。 惹得我哥們倆, 天天心情美美的, 為了她! 我倆還互相”鉤指上吊_百年不變”, 耒個君子的協定, 看看誰能先爭取到校花的芳心, 我們到現在還納悶! 嘻嘻甚麼我們這兩個當年在學校是音樂, 運動, 舞蹈"一級棒"的師哥, 竟然全都落選了。 我慶幸還有與這位朋友有這樣的情誼的時候, 就要盡情享受, 即使這樣的朋友一年只聚一次, 也該盡情享受彼此之間的友誼。 有時想想, 許多人不常為了過去己經擁有善良的, 高興的, 以及摯愛的種種情誼而慶幸, 反而卻浪費了許多時間, 為了現在所失去的而難過, 所以往往不能好好地去欣賞既有的片刻人生, 只是沉緬在悲痛之中。 其實, 我們可以任意去選擇自己的生活型態, 我們可以揀選滿懷心事, 滿是悔恨的生活, 又或者採取一種實實在在的生活方式, 碰到傷心痛苦的事, 有時雖然也會懊惱後悔, 但基本上還是採取積極的方式, 心靈正確的方向, 都集中在好的一面, 這才是真正健康的心態。 在現今的社會創新的生活中, “往事己矣” 的精神非常重要, 假如我們把屬於過去所有生活上的壞情緒包袱, 緊揪住不放下, 那就更不能欣賞和享受到這片刻逍遙的人生了。 文章來源:e瘦 身心平衡,健康人生 |朱健國的BLOG | jane瑜伽 |方剛博士:性/別、婚戀 | 中國宇航出版社的部落格 |曾在天堂門口,可惜不捨... | 葉永烈的BLOG |洗唰唰 洗唰唰 | Cosmic Log |郭光東的BLOG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和他 說緣分是緣分 說不是緣分也不是緣分 認識是巧合 不知道我們算不算愛情 經歷了這麼多 愛情是什麼呢 以前愛過別的男孩子 真的 第一次知道了愛 愛的那麼深那麼專一 那是唯一 可是認識他 算什麼呢 在他之前 同學也給我介紹過男朋友 不成 我並不是將就事的人 剛認識介紹的男朋友時也興奮甚至有一些小小的恐懼 可是說實話我不喜歡 可是他呢 他是我的傷 我和自己第一個喜歡的人會是怎樣呢 不知道 和他是親切 初中時不知道什麼是愛 一群人裡胡鬧胡聊 上了高中 青澀的深深地濃烈的愛 大學裡遇上他 說不上愛 把他深深的捲進了我心裡 他個子不高 說不上 可我依然愛他 這一段經歷 文章來源:☆★ELLE MEN★☆ |董雯的BLOG | 孫郁的BLOG |The Blog of Columbus | 三分醒七分醉 |The Bottom Line | 世界知識出版社的BLOG |《懸疑志》官方部落格 | SoL |AIR青空的部落格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攀登垂直冰壁需要力量、技術和勇氣。攀登者必須對自己充滿自信,堅信自己可以征服所要攀登的路線。   每個攀登都必須清楚,攀登冰壁是一項技術複雜而又危險的運動,特別是先鋒攀登的第一人如果脫落將很危險,所以攀登冰壁時一定要選擇適合自己水平的冰壁,而不應超出自己的水平。提高攀登冰壁水平的方法就是利用上方保護加強練習,使自己熟練掌握技術並且得以提高。   攀冰時,保持身體平衡及用力均勻可使攀登者減少恐懼感。攀登時一定要掌握好攀登節奏和對冰壁狀況的瞭解,對自己每一步落點應做到心如明鏡。這項運動要求攀登者在攀登時一定要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如果對先鋒攀登心存猶豫,最好暫時放棄這種方式。   在攀冰時,冰鎬所處位置不能太高。如果感覺腳下所有力量都在腳尖時,說明冰鎬所處位置高了,這樣容易造成冰爪前釘在冰裡踩不穩。冰爪與冰壁的接觸應呈90度角,腳後跟稍微向下一點。   當所攀冰壁質量很好並且很厚,可採用力量法進行攀登。其要點是把冰鎬在舉在肩後揮舞起來,用力把鎬尖劈入冰面。這種攀登的好處是借助慣性和胸部肌肉而節省身體其它部位能量。這種技術注意的一點是冰鎬尖須垂直劈入冰壁,並且力量要集中在一點。   當攀登的冰壁較薄時,可用冰鎬尖輕敲冰壁打出一個小洞,然後把冰鎬尖掛入小洞,切記這種情況下冰鎬不能急出急進。當腳到達這個高度時,可把冰爪的一個前釘放入小洞裡,這樣既省力又牢固。   正常的操作程序是用雙鎬劈入冰壁後再起雙腳並反覆重複同樣的動作。有的攀登者在選擇好冰鎬劈入地方後,更願意腳上移的同時把冰鎬劈入冰壁。這種攀登雖有點冒險,但實際上這種攀登所處重心最穩。不要怕冒險,當學會這種攀登法後,就會覺得它是那麼省力和容易。攀登時腳所在的位置不要太高,位置太高攀登者姿勢將呈半蹲狀,這給摘取冰鎬帶來困難。攀登中要求腰部也不超過手握冰鎬的高度,在合適地方把手放在冰鎬把上或冰鎬頂部取出冰鎬。取冰鎬時要垂直方向移動冰鎬,待鬆動後方可取出。取冰鎬時不能在冰裡左右來回扭動,這樣可能會造成冰鎬在冰中斷裂。   攀登中要注意尋找冰面上凹凸不平的地方,可使攀登者輕鬆放鬆冰鎬和冰爪。   若有人在此前攀登過同樣的路線,最好利用前面攀登者用過的地方來放冰鎬和冰爪,這樣強以節省很多體力。   攀冰時很難找到合適地方休息,最好的地方是象煙囪狀的半圓地形,可以把兩腳使勁向外踏,身體重量放在腿上來休息,而上肢此時起到的作用僅是用冰鎬維持身體平衡。另一種休息方式是猴吊式,即劈入冰鎬後雙臂拉直,重心放在腳上,雙腳抬高使身體呈弧形。兩隻冰鎬所處高度一致,左腳前齒踢入冰壁,右腳抬起與腰部高度一致,全腳接觸冰壁,此時右腳和右腿呈休息狀,然後兩腿交替狀態。但勿在一個位置休息太久以免身體凍僵。   攀冰時保護點的設置應考慮冰面質量、合適的站立位置以及合適的距離,要做到心中有數。在垂直冰壁上安置冰錐是一項困難的工作,也是攀冰者必須掌握的技術。一般保護點之間的距離不能超過6米,否則與無保護攀登無異。   攀登者在冰壁上安置冰錐有三種方法:   1、一隻冰鎬先劈入冰面,手握鎬把,腳下踩牢,身體拉直。另一隻手用冰鎬鑿出一個小洞放進冰錐,然後錘入或旋進。安全起見,掛在冰壁上的冰鎬最好與安全帶相連。   2、一隻冰鎬劈入冰面後,使冰鎬腕帶比肩稍高,一隻胳膊套入腕帶內至肘部,然後兩隻手安放冰錐。   3、兩隻冰鎬劈入冰面與安全帶相連,兩手安放冰錐。   冰柱攀登更富挑戰性、更刺激;無保護攀登是許多高手攀冰喜歡的方式,需要攀登者不僅具有高超的技術、體力,還要很好地分配體力、充分利用各種地形進行休息和放鬆,但均非初學者所能涉及。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放牛班的春天》(Les Choristes)是以學生閱讀老師的日記﹐來緬懷從前共渡的短暫歲月。 電影並沒有標明故事的年份或時代﹐那個國家還沒大肆發展﹐人人都在討生活的年代。 故事的主人翁馬修是個失意的音樂家﹐他來到一間類似男童院的寄宿學校﹐擔任監督一職。就像一般的師生片那樣﹐班上的學生都很壞﹐愛搞破壞。經過馬修老師的循循善誘﹐他們終於有所改變。 馬修老師到底用了什麼魔法是學生制服於他呢﹖答案是音樂﹗在那個物資貧乏的年代﹐似乎只有音樂和體育才能夠使人﹑使國家進步起來。 馬修老師竟然讓他班上的學生﹐一個個幻變成合唱團成員。他用自己譜的曲﹐一步步慢慢改變這些年齡參差不齊的學生﹐使他們找到一絲曙光﹐瞭解到原來自己還有尚未被開發的潛在能力。 看《放牛班的春天》是非常愉快的﹐因為電影充滿許多笑料﹐而且還帶有少許\的勵志意味在其中。雖然它的劇情老土(就是看這一幕﹐就猜到下一幕)﹐但是導演卻成功的讓人有追看下去的衝動﹐而且讓人看得眉飛色舞﹗ 雖說這是春風化雨片﹐但電影並沒有把馬修老師捧為英雄。馬修老師只是個小人物﹐他不是萬能﹐他也有自己失意﹑難過的部份。很難忘他知道Violette有男朋友那一幕﹐他目送著Violette離開。鄰座的人﹐把原本是Violette坐的椅子拿去﹐他對著桌上的2只酒杯...有一種「只留下空蕩的我」的無奈。 超喜歡摩漢的歌聲﹐聽他Solo時﹐異常感動。他就像個天使﹐俊美的輪廓﹐純淨動人的歌聲﹐洗滌我們的心靈。雖然語言不通﹐但是音樂無國界的﹐我們都為他的歌聲而感動。透過文字的翻譯﹐一同感受歌詞表達的訊息。 據知﹐這是導演的首部電影﹐可是劇情的流暢及銜接性﹐都有出色的表現。還有﹐在燈光師和攝影師的打造下﹐令電影有一種泛黃年代記憶的呈獻﹐贊﹗ 上網找電影劇照﹐才發現它的中文譯名是《放牛班的春天》﹐那是電影雜誌和影評力薦的外語片﹐果真百聞不如一見﹗不知道法文的《放牛班的春天》是什麼意思﹐應該和英文譯名一樣吧﹗很喜歡中文譯名﹐它貼切地形容電影。他們那班學生﹐就像是放牛班的學生﹐教師們都認為無法把他們教好。可是﹐馬修老師的出現﹐讓他們等到了春天。 總覺得戲劇有一種魔力﹐它可以實現人在現實中的夢想和憧憬。我們愛這部電影﹐很多的因素是因為馬修老師。我們都曾經期盼可以遇見一位好老師﹐一位不以功課﹑品行為標準的老師。 最後﹐老師組成的合唱團成功\了﹐可是老師最後卻得走。學生們在自私的校長下令﹐不准向老師告別。老師離開學校時﹐教室傳來歌聲﹐以及一張張的紙飛機一躍而下﹐他們用聲音和文字向他告別。一隻隻的手掌冒出窗外搖動﹐老師帶著滿滿的感動離開。 往後的日子﹐他繼續教育孩童﹐默默地把他的無私奉獻出去。他的無私﹐造就摩漢成了日後著名的音樂家。

Next